欢迎光临昆明市水务局网站!
  • 索 引 号:550106328-201712-132866
  • 主题分类:政策解读
  • 发布机构: 昆明市水务局
  • 发文日期:2017-09-21 13:43
  • 名  称:回望牛栏江—滇池补水工程系列报道之·决策篇 牛栏江补水滇池:跨越关山的生态情怀
  • 文  号:
  • 关键字:


把重度污染的“油漆水”变成一泓清水,再现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的美景,这是云南人乃至全国人民多年的企盼,也是党中央、国务院提出的明确要求。 


从“九五”开始,国家在连续三个五年计划中,都把滇池列为重点水污染治理的“三湖”之一。2007年6月30日,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太湖主持召开国务院“三湖”治理紧急座谈会,指出“‘三湖’治理已经迫在眉睫,刻不容缓”,强调“要进一步做好调水引流工作,积极实施‘滇池引水’工程,增加湖泊的生态水量,增强湖水的自净能力”。 


国务院“三湖”治理座谈会之后,云南省委、省政府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加重了滇池水污染治理在全省工作中的分量,并全面梳理过往经验教训,理清思路,制订《滇池流域水环境综合治理总体方案》,提出“湖外截污、湖内清淤、外域调水、生态修复”等四大举措。 


相关专家认为:只有在全面截污控污的基础上,对滇池流域及周边区域水资源进行优化配置,通过外流域调水补充滇池清洁水,加快水体循环和交换,恢复滇池流域生态,提升湖泊自净能力,才能最终实现滇池水环境改善。这也是云南从长期治理滇池但水污染严重和恶化趋势并没有得到有效遏制的现实中得出的结论。 


补水滇池,早实施、早见效、早受益,成为云南上下的共识。 


在明确补水滇池的思路后,水利等相关部门在过去引水济昆勘测工作的基础上,拿出14组方案放到决策者的案头;多方实地调研,几次专题“会诊”,如此民主、科学、慎重的决策过程,在云南省水利建设史上从未有过 


“外流域引水是滇池治理的根本措施之一。”时任云南省省长秦光荣一语中的。这也是对补水滇池改善生态的战略性定位。 


在滇池污染治理“六大工程”中,最直接、最有效的措施是环湖截污和外流域引水。从长远来看,实施滇中调水工程,最终实现多流域水资源综合配置与利用,是彻底解决滇中地区缺水和滇池水污染问题的根本措施。 


“云南缺水的不仅仅是滇池,也不仅仅是昆明。作为云南经济发展的龙头,以昆明为中心的整个滇中地区正处在金沙江、南盘江等大河流域的分水岭上,这种天然地理条件造成了整个滇中地区缺水。因此,滇池补水应该是整体滇中地区调水计划的有机组成部分。”云南省水利厅原厅长周运龙介绍说。 


但滇中调水工程需经历漫长的建设周期,滇池已经等不起。 


尽管建设补水工程刻不容缓,但调水在当时的云南,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艰难决定:首先是,滇池缺水,周围其他地区也缺水,从哪里调?其次是,云南独特的喀斯特地貌决定了其复杂的地质条件,施工难度大,资金需求大,技术要求高,怎么调? 


早在2003年,云南省委、省政府在研究滇中引水的同时,就提出了滇池补水问题,随后水利部门多次组织专家在周边方圆300公里的范围内踏勘、调研、论证,寻找水源点。国务院“三湖”治理座谈会之后,水利等相关部门依据原有的勘测基础,迅速拿出了14个滇池补水方案。云南省组织长江勘测规划设计研究院等省内外勘测设计单位对滇池补水方案作了大量研究论证,经过3次专题会议讨论,从14个方案中选出3个方案。3个方案的输水区分别是金沙江乌东德、南盘江柴石滩和牛栏江。 


2007年9月29日,云南省委、省政府组织有关科研院所、专家组和省级有关部门召开专题会议。周运龙说,当时方案比选的落点在三方面:水质、水量和工程难度。 


提交的3个方案中,水质最好、水量最大的是金沙江,但是扬程超过1000米,输水距离远,施工难度大,投资运行成本高,建设周期长,当时预计需要10年时间,“远水不解近渴”。水质最差的是南盘江,基本也是Ⅴ类水,而且提水扬程561米,运行成本也比较高,所以这个方案很快也被否定了。 


相比之下,牛栏江方案最为可行。水质为地表Ⅲ类,满足补水要求;提水扬程在三个方案中最低,工程难度相对较低。但这一方案的缺陷是可调水量较少。到底哪个方案最优,省委、省政府以及各方专家展开了热烈的讨论。会议最终决定选择牛栏江方案,并要求进一步深化前期工作。 


在牛栏江方案中,曾经有两个取水点:一个是早期提出的恩格,一个是德泽。恩格区域相对经济发展较好,水质水量却难以保证。“水质必须满足Ⅲ类水要求。如果调来的是污水,那调水还有什么意义?”云南省水利厅副厅长、时任牛栏江工程常务副指挥长刘加喜如此说道。 


此后云南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院在深化前期工作中提出了一个新的调水方案,终于使天平迅速向牛栏江德泽方案倾斜:以牛栏江下游的德泽为取水点,建水库提水。这一方案虽然调水线路比原方案长,施工难度增大,但水库库容能满足滇池调水的需要,而且水质更有保障。这个方案一经提出,立即引起了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并最终入选。 


周运龙回忆道:“当时省里召开了无数次重要会议进行论证,先后邀请了国家层面和省级层面的专家共同研究,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参与讨论。常常是一个方案提出以后,省领导亲自打电话向专家咨询。”正是这种严谨的论证程序,集中专家的智慧,保证了决策的科学性。 


高位推动,无论是决策、审批,还是建设,省委、省政府始终站在前沿发挥主导作用,用实际行动凝聚强大的力量,推动这一世纪工程从蓝图变为现实 


牛栏江—滇池补水工程从2008年4月决策,前期工作从零起步,到2013年9月全线通水,仅用5年多时间就完成了按常规近10年才能完成的工作量,它凝聚着党和国家的亲切关怀,得到了相关部委的大力支持,更重要的是,云南省委、省政府高位推动,从而创造了云南水利建设的奇迹。 


2008年4月25日,云南省四大班子负责人率省级有关部门、昆明市、曲靖市负责人深入牛栏江—滇池补水工程拟定坝址现场,进德泽,入恩格,再次进行实地调研考察。此前为慎重决策,云南省委、省政府已经组织有关部门和专家进行了三次实地调研。而在这次高规格的调研中,调研组现场详细了解讨论水源点选址、提水工程建设、输水线路布置等比选方案。大家一路走,一路看,一路热烈讨论。在10余小时的长途跋涉以及数百公里山路的颠簸中,大家形成共识,达成一致,坚定了实施牛栏江—滇池补水这一方案的决心。 


次日,时任云南省省长秦光荣主持召开专题会议,对牛栏江—滇池补水方案进行最终的决策。据周运龙回忆,这次会议决定了三件大事:一是正式确定提水扬程最低、工程建设难度相对较小、近远期均可以满足滇池补水水量水质要求的牛栏江—滇池补水工程建设的具体方案:在德泽建枢纽工程,让牛栏江在德泽“龙回头”,在干河建提水泵站,取牛栏江水穿山越壑入盘龙江,进滇池;确定了项目当年开工,4年建成,向滇池补水的目标任务;成立了省政府牛栏江—滇池补水工程协调领导小组,并明确由省水利厅具体负责项目的建设实施,省级有关部门,昆明、曲靖两市有关市县积极配合,保证工程建设的顺利进行。会议还对资金筹措提出了“政府主导、企业参与、市场运作”的初步方案。 


从此,牛栏江—滇池补水工程建设的前期工作进入加速推进期。 


几年间,牛栏江—滇池补水工程在云南全省工作中始终占据重要位置。决策之后,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随即带队走访工程沿线山野、村寨,深入调研工程建设、移民安置、环境保护等工作,多次召开专题会议研究解决工程建设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 


“在省委、省政府高位推动下,牛栏江—滇池补水工程创造了我国水利水电项目‘四堂会审’的立项评审模式。”刘加喜介绍说。2008年7月2日,基于工程建设的紧迫性,云南省邀请国家、省级两个层面的水利和发改共4个部门的专家同时对工程项目建议书进行咨询评估,极大地提高了审查效率,保证了咨询论证效果,大大压缩了方案在各部门之间交换意见的过程,为最终确定工程方案争取了宝贵时间。 


“工程巨,投资多,难度大,将要遇到的难题可想而知,没有国家的支持是干不成的。”云南一位省领导说。省委、省政府领导多次到国家有关部委进行沟通协调,最大限度争取国家有关部委对工程的支持。 


2011年下半年,在国家发改委即将批复牛栏江—滇池补水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的关键时刻,省政府组织相关部门和专家团队再次进京进行专题汇报。经过反复协调磋商,最终赢得了国家有关部委以及各方专家的理解和支持。国家发改委决定给予工程资本金55%的补助,补助资金达33亿元。至此,牛栏江—滇池补水工程成为云南水利建设史上国家补助最多的单项水利工程。 


从2009年工程正式开工到2013年工程完工,牛栏江—滇池补水工程连续5年被列为全省20项重点工程的第一项,重点督查督办。 


高位推动是关键,团结协作出力量。牛栏江—滇池补水工程凝聚了各部门、各参建方的强大力量,提升了整个工程的建设速度和质量,在滇中大地铸造了绿色发展的千秋伟业。


来源:中国水利报 2017年9月15日


Copyright © 2015 昆明市水务局 主办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昆明市水务局 单位地址:昆明市呈贡区锦绣大街1号市级行政中心1号楼5楼
邮编:650500 电话:(0871)65719841 编辑邮箱:kmssljbgs@126.com网站地图  网站标识:5301000015